Home 旅活 2016年,在維也納,很值得一遊的阿爾貝蒂娜博物館

2016年,在維也納,很值得一遊的阿爾貝蒂娜博物館

written by Mari 29th December 2016

Warning: preg_replace_callback(): Compilation failed: invalid range in character class at offset 22 in /home/dh_xjdmdq/imaginemari.com/wp-content/plugins/so-widgets-bundle/base/siteorigin-widget.class.php on line 853

Warning: preg_replace_callback(): Compilation failed: invalid range in character class at offset 22 in /home/dh_xjdmdq/imaginemari.com/wp-content/plugins/so-widgets-bundle/base/siteorigin-widget.class.php on line 853

維也納除了宮殿和歌劇院之外,還有很多美術館。

記得 2010 年第一次去的時候,在博物館區(Museumsquartier)流連了一整天,過了六年,細節已經不太記得了,印象中看的都是現代藝術的展覽,比如約𨌺・連儂和小野洋子 Bed-Ins for Peace 的影片,其中讓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一個重新砌出來的六十年代美國家庭的客廳,客廳是縮小版,裡面滿滿擺著的卻是真實大小的家具,廂型電視和沙發之間的距離短得過分,參觀者應邀坐在沙發上,面前是一直在重播又重播的,約翰・甘迺迪總統遇刺的場面,館內還有各式類似的裝置藝術,以此來反思當年的新媒體 “電視” 如何去改變社會的溝通方式、人的行為習慣、影像資訊對人們的思想和意識又具有怎樣的滲透(及塑造)力(Changing Channels, 2010, MUMOK),換成今天的話,就是無處不在的互聯網吧。

博物館區佔地不小,又新又乾淨,走起來很舒服,很推薦給時間比較充裕一點的旅客。今年我們再去維也納,本來也想要不要重遊一次呢,正在網上查看博物館區現在有什麼有趣的展覽時,忽然讓我看到離維也納購物街極近的阿爾貝蒂娜博物館(Albertina Museum)剛好有更有趣的展覽:《從莫奈到畢加索(Monet bis Picasso)》,及《從夏卡爾到馬列維奇(Chagall bis Malewitsch)》,一想到當年印象派點點分明卻又好像快要溶在一起的柔和色調和夏卡爾那有點放肆有點像繪本的畫風,心中那股 “好想看啊⋯⋯” 的感覺便陣陣地湧上來了。

阿爾貝蒂娜博物館(Albertina Museum)
地址:Albertina, Albertinaplatz 1, 1010 Vienna, Austria
開放時間:10:00 到 18:00 (星期三是 10:00 到 21:00,聖誕節到新年有特別開放時間,請參考官網)

訪阿爾貝蒂娜博物館那一天,是六月初,天空是看一眼就足以讓人心情好起來的蔚藍色,阿爾貝蒂娜博物館近歌劇院及購物街,一大早外面已經行人如織,正要過馬路時,面前一輛酷酷的超高級跑車一閃而過,車上大聲地放著的,竟然不是流行曲而是古典交響樂,跑車放古典交響樂?那違和感讓街上的人都扭過頭來看,臉上都是暖暖的微笑,以為車跑遠了,誰不知過了幾分鐘又轉回來,這景象大概也只有在古典音樂的首都維也納才有吧。

博物館門外有幾尊悼念二戰時因空襲而喪生的居民的紀念碑,悼念之外,也提醒今天的人,要好好吸取歷史的教訓,提防納粹及法西斯主義的捲土從來(2016 年在脫歐公投前看到這些紀念碑,真是讓人感觸良多啊)。

阿爾貝蒂娜博物館前身是哈布斯堡皇朝的私藏,博物館的建築物曾經是皇室人員的居所。1919年,帝國瓦解時,建築物本身連其收藏品一併移交到剛剛成立的奧地利共和國手上,二戰末期 1945 年因聯軍空襲而遭到嚴重的破壞,戰後得到重建,到 2003 年翻新完畢,今天,阿爾貝蒂娜博物館擁有近 65,000 幅素描、100萬幅版畫、攝影作品、建築繪圖等等,近年還推出一系列 20 世紀上半期印象派畫作,作為常設展覽。

從莫奈到畢加索,走過大半個世紀的西畫摸索之路

這應該是阿爾貝蒂娜博物館的鎮館收藏了,也是吸引我們到訪的原因。展品從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印象及後印象畫作開始,大致上按著時間的順序帶領來訪者走過大半個世紀西洋畫各個派別的發展及起落,好像走過藝術的時光隧道似的,從一張畫到另一張畫,風格慢慢地改變,觀者可以感受到各個畫家在當時,在面對不斷地推陳出新的繪畫風格(以及兩次世界大戰)時,如何拼命地思考繪畫這行為本身,以及出來的作品的意義,並不斷地把自己的想法,放到畫布上來進行各式各樣的嘗試,一些嘗試成功了,可以自成一派或作為下一個新嘗試的靈感,一些嘗試不成功,然而,即使沒能獨立門戶,那幾幅嘗試的作品,亦不失為一幀大作。

從印象到後印象、點描派、表現主義、野獸派,顏色和表現手法越來越放肆,終於,畫家們漸漸從具象中抽離出來,立體派開始把畫面切割成一塊塊幾何圖形,另一些畫家則走超現實風,過程中你可以感受到畫家們的掙扎,同一個畫家,你會看見他會因應潮流而作出不同的嘗試,但最後他都會回歸到自己最喜歡的主題/風格上。

▲ Theo Van Rysselberghe, Seated Nude (1905),點描派的作品,點描派很有系統地把光和影、冷和暖分解成最小的單位,然後再注入畫家們對構圖、色彩的敏感度,再慢慢地、一點一點地將主體重建出來,完成的作品有很多都很漂亮,不過不知是不是因為太講究系統和耐性,跟大多藝術家的八字都不合吧,點描派結果沒有風行很久。

▲ 兩個芭蕾舞者,這幅大概不用看作者是誰,就知道是德加(Edgar Degas)了吧。

▲ Augusto Giacometti 的 In the Garden: Peace (1915)

▲ Maurice de Vlaminck, Still Life with Fruit Bowl, 1905/06,可以看出,具象越來越簡化,用色也越來越大膽了。

▲ 很喜歡這幅畫的用色和線條感,可惜忘了拍作者是誰。

博物館空間很大,畫作不會一味擠在一起,走起來很舒服,可以真正地、靜靜地去欣賞每一幅畫。

▲ Lyonel Feininger, The High Shore, 1923,漸漸化成幾何圖形的沙灘。

▲ 畢加索筆下,看似明亮美麗的卻又充滿稜角的南法村莊(Mediterranean Landscape, 1952),這時他跟情人 Françoise Gilot 鬧得不可開交,二人終於在翌年分手。

▲ 同樣出自畢加索之手(Woman in a Green Hat, 1947),老實說,天才是一件事,畢加索對女性的態度,我就不敢恭維了。

▲ Wassily Kandinsky 的 Inner Alliance (1929)

▲ 米羅的作品,Birds and Insects (1938)

《從莫奈到畢加索》是常設展覽,什麼時候去都可以看得到,真的很值得一看,能夠親身地走過西畫從古典、浪漫主義釋放出來之後所走過的道路,對了解近代西洋美術的發展真的很有幫助,比看好多本美術史書好多了。至於《從夏卡爾到馬列維奇》的展覽,我竟然一張相片都沒有留下來,現在想來,大概是不準拍照吧。《從夏卡爾到馬列維奇》不是常設展,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已經換成《秀拉,西涅克,梵谷(Seurat, Signac, Van Gogh)》了,嗯,這個我也很想看啊,會有很多點描派的作品吧!

同場加映: Anselm Kiefer 的木刻版畫

除了傳統油畫之外,阿爾貝蒂娜博物館還會有很多不同主題的展覽品,我們去的時候,博物館地下就劃出很大的空間,來展示德國藝術家 Anselm Kiefer 多份巨型木刻版畫及拼貼的作品。幾乎沒有顏色,只有用雕刻刀刮出來的線條來分出黑白,黑白裡偶爾會塗上稀釋了似的淡淡色彩。在遊人不多的寬敞展覽廳中間有長櫈,你可以坐下來,安安靜靜地跟眼前幾乎鋪滿一整道牆的畫──和裡面所訴說著的故事──進行只屬於你們兩個人的對話。

▲ Father, Holy Spirit, Son

展品之外,博物館還保留了 20 個哈布斯堡皇室的房間,也許比美泉宮樸素,不過也很值得一看,尤其是繆思的大廳(Hall of the Muses),頭頂是博物館引以為傲的五盞大型水晶燈,底下是從前貴族們招待晚宴及舉辦舞會的地方,牆兩邊排著阿波羅和 9 個繆思等身大的雕像,當陽光從高高的窗射進來時,一室金碧輝煌。

▲ 繆思的大廳(Hall of the Muses)

▲ The oval cabinet & Death Chamber of Archduke Carl(1847年在這房間過世)

總括來說,我覺得阿爾貝蒂娜博物館很值得一行,如果你喜歡西畫,更是不可錯過,一來有很多名家的作品,二來作品的排列也做得很好,能夠充份突出主題,看的人也容易消化。再加上博物館的空間很大,足夠讓你的思緒在作品和作品之間慢慢地沈澱下來,比起極為現代及後現代化的博物館區,我們可能更喜歡這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