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在 Pinterest 上找靈感時,赫然碰到這一幀廣告照,題為:See how easy it is to feed the hungry?

從設計的角度來看,我覺得這理念實在聰明,利用日常生活中幾乎所有人每天都在做,做到已經麻木的事──在從架子上拿下我們想要買的東西,再放進購物籃──那動作幾乎是機械性的。這廣告就好像打了我們一巴掌,畫面鮮明、易懂又震撼,把處於一個「看而不見」的狀態的我們摑醒。廣告的主題很清楚,就是鼓勵我們在消費的同時也想想世界上那些沒有我們幸運的人。可是,這廣告有一有個潛在的訊息,看得我心寒。

──他們何其渺小;我們何其偉大。

14th September 2016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2009年年底,我得到人生中的第一台電子閱讀器。這台 SONY 電子閱讀器,應該是聖誕禮物吧。初收到時是很興奮的,因為我是一條徹頭徹尾的書虫,可惜我對這台 SONY eRearder 的熱情,沒有持續很久。原因之一,是當時電子書的價錢,跟一本排得美美的、用手感很好的書紙印出來的傳統書幾乎一模一樣。電子書跟紙本書定價一樣貴的話,在心理上,總是有點兒說不過去,這台 SONY eRearder 在我手上才一年,就轉賣出去了。

之後大家進入了 Tablet 的時代,我也用 iPad 看了不少電子書,不過,iPad 的螢幕因為太亮,而且,即使是 iPad mini,也差不多有半公斤重,長時間抱在手裡的話, 手會很不舒服。 幾年後回到英國,發覺電子閱讀器不但沒有輸給平板電腦,反而自成一格,不斷的推陳出新。好幾個朋友都有一台,而且都讚不絕口,書虫又開始想敗家了⋯⋯結果,朋友給我看她的 Kindle 之後還沒有半個月,我就去訂了一台了,還是訂第二貴的 Kindle Voyage。

26th August 2016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這邊廂,電視台的訪問隊在跑過一個又一個大比數支持脫歐的英國小鎮,鏡頭前是幾乎沒有店鋪開門做生意的冷清街道,一看就知道被丟空了很久的房子,幾個閒散的青年;那邊廂,卡梅倫下台,政治明星約翰遜聽到脫歐派勝出時的第一反應是一臉茫然,脫歐政客被電視台訪問時,都 “婉轉地” 推翻了一個接一個的選舉承諾。在全世界都為了英國脫歐忙得不可開交時,工黨保守黨只管忙著玩真人版 Game of Thrones,然後星期二早上醒來,發覺極右黨 UKIP 的 Nigel Farage 在歐洲議會上大放厥詞⋯⋯

簡直像在看一場史無前例的國家級無厘頭真人騷。

22nd July 2016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我常常以為,如果生在一個真真正正,大家都真心愛著大家,彼此之間沒有計算,付出了不會要求有回報的家庭,那是多麼幸運的事啊!

對那些如此幸運的人來說,所謂「家」,應該不會是因為大家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而被迫終日待在一起,不得不對彼此忍受妥協的地方;而是溫暖又充滿關懷,一個你努力時會給你支持、快樂時會替你高興、想一個人時會給你空間、失意時會對你張開手臂的避風港吧⋯⋯如果真的能夠出生在這一種家庭,真是幾生修來的福份啊。

21st June 2016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她們一而再地出現在我們的眼前,她們身上沒有穿很多衣服,甚至是完全不穿衣服,她們可以在水上、在森林裡、在民居中,她們正在入浴、她們正在梳妝、她們睡得正酣、她們剛剛醒過來,她們或站著、或坐著,更多時候,她們躺下來了,躺著,她們身體沒有力似的,凝脂的肌膚和底下被它壓著的床單還是流水還是草地,都讓觀者覺得很是柔軟,幾乎想就這樣躺上去。不論是女神,還是平凡女子,都貫徹著一樣的意念:女人的身體在大大地為畫家(男性)和觀者們張開,她們很多時候還意識到自己的裸體正被觀看,她們並不反抗,甚至還作出挑逗之情。

10th May 2016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淺野忠信。

是無言地馳騁在黑白色草原上的蒙古王,是《座頭士》中一身風塵,技藝高超的浪人。

我們看慣了的銀幕上他的臉,已漸入中年,眼晴有點低,嘴唇有點薄,在中國有「唇薄者無情」之說,這當然是迷信,可是,當長在淺野忠信略顯滄桑的臉上時,卻很酷,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一種似風一般捉不住的男人,對女人來說有著讓人難以抗拒的魅力? 總之,是一個東方味十足的男子。 因此沒想到,原來他的外祖父是美國白人,而淺野小時候,頭髮還是金色的。

10th May 2016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我已經沒有能力,再感恩下去
我只感到一隻強人的手,要把我們的頸擰碎
我們習慣了隔岸觀火
因為這種事,從來都只發生在那些遙遠的土地上
我們只是不察覺
火原來早已燒至眼前
中國人最會出賣中國人
我從來都不肯承認
其實這是對的
原來這是對的

6th May 2016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

在倫敦搭電梯,不論上還是落,都有一個慣例,就是不趕時間的人得靠右邊站,讓出左邊來,讓趕時間的人可以快步走上去(或是走下去)。倫敦是一個大城市,當地人的生活步調雖然可能還及不上香港人的匆忙,不過也是有夠快的,而且他們人比較高大,當專心致志想著自己的目的地一股腦地向前大大踏步時,真好比在衝鋒陷陣,體積小人家很多的東方人,一不留神就會被人狠狠撞上,還真的是痛得很哩。

6th May 2016
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Pinterest